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新怡红院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在线视频 >

潘玉良:从孤儿到雏妓终因不认命成一代画魂

时间:2018-01-28 15:2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1895年,一个天生携带着女性身份的婴儿,出生在烟花三月里最美的扬州城里贫穷的陈姓人家,不知父母对她有着怎样的期许,给她起名为:秀清,后来改名为张玉良。 贫穷已然是人生悲

  1895年,一个天生携带着女性身份的婴儿,出生在烟花三月里最美的扬州城里贫穷的陈姓人家,不知父母对她有着怎样的期许,给她起名为:秀清,后来改名为张玉良。

  贫穷已然是人生悲剧之一,但更多更大的悲剧,接二连三地降落在这个女婴身上:

  都说娘亲舅大,意思是除了母亲是世上最亲的人,母亲的兄弟舅舅也是最亲的人。然而,失去父母和姐姐的玉良,被舅舅接走之后,并没有迎来比孤身一人更好的生活。

  因为,在破瓜时节即14岁那年,舅舅看着长相甜美且身材苗条的玉良,不由得心怀鬼胎,将玉良这个唯一的外甥女骗到安徽芜湖,卖给一家叫怡春院的妓院。

  老天再残忍,不会不给人留个好运。虽然身在妓院里,幸运的是还未发育成熟,玉良暂且卖艺不卖身,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雏妓。

  大约,玉良的父母希望女儿的一生不仅长得秀丽,也能清清白白吧。曾经名为秀清的玉良,其骨子里无法忍受妓院的生活,于是,选择了逃跑这条唯一的出路。然而,这唯一的出路,也是难以成行,第一次逃跑,被抓回来,惨遭毒打。

  一般的女孩子,也就此认命了吧。但玉良不,她再一次逃跑,又被抓回、毒打。第三次逃跑,再次被抓回,更狠的毒打……就这样,跑了十次,被打了十次,依然不认命。

  既然跑不掉,终归还有一死不是?反正,在这世上已经毫无眷恋了。然而,命不该绝,上吊自杀未遂,被救回来之后,仍是要面对自己不喜欢的雏妓生涯。

  想来,老天让玉良活下来,就能安排属于她的一条出路。非常幸运的是,已经17岁,到了能接客的年龄,玉良接待的第一位客人,成了她命中注定的贵人。

  有时候,真的想不通,害女人的是男人,救女人的也是男人。似乎自古以来,女人的命运总是掌握在男人的手中,成也男人,败也男人。比如史上最著名的女子杜十娘、鱼玄机、千古女帝武媚娘等等。

  玉良也逃不掉这样的潜规则,她先败在舅舅这个狠心的亲人手中,后成在了潘赞化这个善良的男人手中。

  1912年,安徽都督柏文蔚派革命青年潘赞化担任芜湖海关监督,当地官员及工商各界同仁为新任监督接风洗尘,来到了玉良所在的妓院。恰好,想把玉良初夜卖个好价钱的老鸹,安排玉良接待潘赞化一行人。

  好巧不巧的,姿容清秀、气质脱俗的玉良轻拨琵琶、慢启朱唇、珠圆玉润地唱出了凄婉的《卜算子》:

  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缘误。花落花开自有时,总赖东君主。去也终须去,住也如何住?若得山花插满头,莫问奴归去。

  或许,这是玉良的小心机,她大胆地向即将成为第一个破了她处女之身的客人,表露了隐藏在心底多年的美好愿望,而命运也为她坚持不放弃的品格所感化,终于送给她一个潘赞化这个神一样的男人。

  新任监督潘赞化并非注重功名利禄的官员,更是一位知识渊博的现代知名人士及诗人,他一定听懂了玉良演唱这首曲子的深意,良久之后,毫不掩饰地问玉良:这是谁的词?

  潘赞化似乎很意外,凝神瞅了她一眼,说道:嗯!你倒是懂点学问。

  但是,潘赞化并没有进行下一步的举动,这让老鸹和同行官员及富商均为诧异,尤其辛苦培养玉良几年,本想靠着她大捞一把,结果,竟然是这样的下场,因此,等人走后,玉良被老鸹臭骂一顿,又惨遭毒打。

  老鸹一定后悔自己的冲动了,她没想到,当天没被带走的玉良这棵摇钱树,次日就被潘赞化约去看芜湖美景,而且,不是对芜湖一无所知的玉良做导游,而是潘赞化非常随和地为玉良讲解了芜湖风景区的历史。

  出入妓院而能把妓女当人看待的,实在太少太少,而潘赞化这两个举动,让玉良再次拿命运做赌注。二人结束游玩之后,潘赞化再一次绅士般的嘱咐仆人将玉良送回妓院,而玉良抓住了这个最难得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机会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求潘赞化收留她,她再也不愿意继续过妓女生活了。

  这一跪,加上玉良抛心挖肺的实诚话,潘赞化终于答应收留她,但这个时候,潘赞化也只是出于对玉良的同情和欣赏。他绝对没有想到,他赎回来的,不是一个普通女子,而是一朵明媚世间的传奇女人花。

  不能说潘赞化不喜欢玉良,但他是新时代的好男人,家中有妻儿,又比玉良大10岁,他觉得玉良应该有更好的人生、值得拥有唯一的爱,所以,在收留玉良两个月之后的某一天,将其从妓院赎回时,潘赞化说,准备送玉良回扬州,重新谱写自己的人生画纸。

  然而,见识太多男人的玉良,被潘赞化君子品格感动,认定潘赞化是个值得依托终身的男人,誓死要和潘赞化在一起,哪怕无名无分,只是个伺候他的丫鬟也好。潘赞化思虑再三,终于答应玉良,娶她为妾。

  1913年,在陈独秀的证婚下,潘赞化与张玉良结为夫妇,与此同时,为了报恩,张玉良改为潘姓,潘赞化不赞同,玉良说:没有你就没有我。

  为了潘玉良的前途着想,潘赞化决定送她去上海,并专门聘请老师教授玉良知识。

  自此,玉良不但做了幸福的他人妇,也再一次的,撞见了彻底改变命运的二次旅程。

  多年前,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:人生中的幸福和不幸,是一半一半的,当经历完那一半的不幸,剩下的都是幸福了。

  这话真实地呈现在玉良身上,脱离了妓女之身并定居在上海的玉良,每天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,长进的速度令老师赞叹不已。

  更有趣的是,玉良的邻居,是一位就职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的教授洪野先生,有一次,玉良看到了洪野先生的画,回来便开始临摹,从此,生活中又多了一份美好。

  玉良开始不断重复偷窥-临摹这样的动作,而且每次都画得有模有样。没过多久,这个秘密被洪野先生知晓,他竟然主动贴上来,要求收玉良做自己的学生,最令人诧异的是,居然还是免费的。

  而好学的玉良,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学习机会。事后,洪野先生在给潘赞化的信中,霸道而自豪地写道:……我高兴地向您宣布,我已正式收阁下的夫人作我的学生,免费教授美术……她在美术的感觉上已显示出惊人的敏锐和少有的接受能力。

  1918年,潘玉良报考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虽然画作受到了师生们的一致赞扬,却因为妓女这一身份,没被录取。有点野的洪野教授非常愤怒的去找校长,当时的校长是比徐悲鸿还有名气的刘海粟。

  人生不如意事,十之八九。所以,多几个贵人,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。前有潘赞化,后有洪野教授,接着,就是校长刘海粟。

  虽然当时顾忌太多不曾录取潘玉良,但听到洪野教授怒吼道:学校录取学生,只认成绩;国家用人,只认人才,老天爷也不拘一格降人才吗?自古人才难得,出身作为取舍的标准,这还叫学校吗?艺术是真实的,从古到今的艺术并没有这样一个不成条文的规矩,校长,这样对待人才,太不公平了!这是对艺术的扭曲!

  身为一校之长的刘海粟,听得动了情,他立即执着一枝饱蘸了墨汁的毛笔,来到榜文前,在第一名的左边空隙处写下了潘玉良三个字,并在上面加盖了教务处的公章。随后,又悄悄跟随洪野教授,找到正在失魂落魄行走在河边的潘玉良,兴奋地通知她被录取了。

  --画不了别人画自己,周日一整天未离开画架,终于画出了震惊全校师生的《裸女》。

  这一次,校长刘海粟没有批评玉良,而是非常温和地给这位好学生,指出了一条通向光明的出路:玉良女士,西画在国内发展受到限制,毕业后争取到法国去吧,我给你找个法语教师辅导你学法语。

  1925年,结束巴黎国立美专的学业,再次插入罗马国立美专。在这里,她又遇到了免费收她为学生的高级学术权威琼斯教授。

  1929年,丢了官职的潘赞化,再也没钱供养玉良,但她仍坚持着,经常饿着肚子去上课。

  老天不会辜负一个努力向上的人,再一次陷入绝境的玉良,又迎来了好运。她的《裸女》在国外获奖,得到的奖金5000里尔,支撑到了毕业。

  这一去,便是九年。九年的艰辛与苦相思,都化为了相见的喜悦和事业上的收获。

  即将毕业的玉良,在异国他乡与校长刘海粟不期而遇,刘海粟当时就下聘书,邀请玉良回国后任上海美专绘画研究室主任兼导师。

  终于等来了回国的这一天,当行驶的船靠岸,潘赞化一步跨进船舱,二人喜极而泣,相拥在一起,谁都不肯放开彼此。

  这一年,潘玉良34岁,潘赞化44岁。一个开启事业高峰,一个却渐渐老去。但他们之间的爱,却不曾退化或消逝不见。

  回国不久,王济远先生为潘玉良在上海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画展。紧接着,留法同学徐悲鸿发来邀请,聘玉良女士去中大执教。

  随后几年间,玉良举办了五次画展,然而,就在第五次也是中国这片热土上最后一次画展《人力壮士》结束时,有一张纸条上写着:妓女对嫖客的颂歌。

  还未从这次伤痛平复过来,玉良又突然接到赞化的电话,说大夫人来了。回到家里,却听到大夫人说: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大主小卑,千古常理,不要以为当了教授就可以同我平起平坐……

  再次受到重创的玉良为了不难为赞化,她急步走进屋里,对着大夫人双膝跪了下来。同时,也为了以更好的姿态迈进潘家大门,以去巴黎举办画展这样的借口,于1937年再次离开中国,去往法国巴黎。

  对爱人、对祖国的怀念,全部化为一幅又一幅画作和雕塑,她视艺术为生命,好的作品全部收藏,只卖一些比较平庸的画作勉强度日为生。

  直到一个叫王守义的中大学生,来到巴黎专程找到玉良,命运之神再次眷顾了这位苦命的女人。此次前来,玉守义是同中国乐园的主持李林先生一起来的,想让玉良承订一座格鲁赛先生的雕像,报酬六千法郎,时间三个月,玉良答应了。

  然而,随后不久,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沦陷,自此,玉良和赞化失去了联系。但与此同时,玉良在异国他乡迎来了事业的辉煌时期。

  --1950年,玉良在瑞士、意大利、希腊、比利时四国举办巡回画展,历时9个月。

  --1958年8月,在巴黎多尔赛举办画展,其雕塑《张大千头像》、《矿工》《王义胸像》、《中国女诗入》,仙画《塞纳河畔》、水彩画《浴后》等作品,不仅刊印了特刊,出版了画册。所有除自藏外的作品均订购一空。巴黎市政府购藏十六件,国家教育部,市立东方美术馆、国立现代美术馆均购藏了其相关作品。

  --1959年,玉良荣获了巴黎大学多尔利奖,成为此奖项中国第一人。当时的巴黎市市长亲自主持授奖仪式,把银盾、奖章、奖状和一小星型佩章授给了她。

  --此后半生,多次荣获法国金像奖、比利时金质奖章和银盾奖、意大利罗马国际艺术金盾奖等20多个奖项。

  然而,这一切荣耀,都无法填补对爱人的思念和惦记。她日思夜想的,不再是自己的事业发展,而是什么时候可以回国,可以与爱人相伴到老。

  或许,玉良的一生当中,她不会后悔嫁给潘赞化,更不会遗憾这一生只有这一个男人,哪怕几十年都不曾相见。但漠尘以一个女子的心思,猜想玉良一定后悔当时的再次出走,因为,这一走,他最艰难的时刻她不曾陪伴在身边;他饱受打击时她不能时刻安抚他;他离世的时候她没有守在身边。

  视爱情为一生坚守的圣坛,却不能为爱人付出什么,这对玉良而言,是生不如死的痛,这种痛,胜过老鸹毒打她、逼她接客。

  1959年,75岁的潘赞化,在遗憾和思念当中,永远地离开了人世。此时的潘赞化大夫人,也逐渐改变了对玉良的态度,虽然无法弥补造成的遗恨,却仍想办法化解她与玉良之间的恩怨,先以潘赞化儿媳妇的口吻和玉良书信往来,后来以病重为由,直接交给儿媳妇代笔写信给远在法国的玉良。

  等了27年,盼了27年,竟是从此生死两茫茫。玉良终于支撑不住,却还是决定回国。

  很幸运的是,她不是一个人,尽管那个爱而不得的王守义,终其一生都没等来玉良的爱情,却始终守在她的身边,照顾着她,安抚着她,使得她在异国他乡的余生里,不至于太过凄惨。

  1977年,已经84岁的潘玉良,在离开中国四十载、爱人去世十八年时,孤傲地离开这个世界。

  再一次的幸运是,她咽气之前,听到了老校长刘海粟平反的好消息,并且,身边有个王守义,听见了她最后的嘱托:

  兄弟,多少年来,有劳你照应,现在我不行了,我……还有一件事相托。玉良用那双画了一辈子画的手,颤抖着从胸前口袋里掏出怀表,又从脖子上取下嵌有她同赞化合影的项链,费力地说道:

  兄弟,这两样东西,请你带回祖国,转交给赞化的儿孙们……还有那张自画像,也带回去,就算我回到了祖国……拜托了!……

  守义守义,他果然不负玉良之托,不仅将这两样东西带回中国转交给赞化的后代,同时,连同那张自画像,带回来的还有玉良遗留下来的2000多幅画作。

  更难得的是,王守义花巨资购得一块墓地,安葬了一生中唯一爱着的这个女人。两年后,比潘玉良小12岁的王守义,也撒手人寰,被朋友合葬在潘玉良墓里。

  当年的张玉良,遇见了比自己大10岁的潘赞化,而当年的王守义,爱上了比自己大12岁的潘玉良。

  这样的爱之轮回,或许,就是上天给予潘玉良苦命人生的良药,而绘画和雕塑,是上天恩赐给玉良的光明,所以,她在爱中涅盘,在作品中永生。而她面对苦难人生展现出不屈不挠的坚守,成为永恒的精神力量,鼓舞着一代又一代人。

  作于2017年10月27日星期五下午15:54,本文写了四个多小时,阅读大概10分钟,您只需要1秒钟在下面点赞或赞赏,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